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未婚女找二婚男丢人么(跟一个二婚男人处对象)
未婚女找二婚男丢人么(跟一个二婚男人处对象)

01

欧悦那天心情不好,喝了酒就跑去健身馆找她的私教徐阳。她醉眼迷离地看着徐阳,突然伸手在他腹部摸了又摸。

徐阳倏然僵了一下。

欧悦呵呵傻笑着说:“我早就想摸摸你的八块腹肌,是不是真的。”

第二天欧悦酒醒后才知道,昨晚她喝醉了闹着要看徐阳的腹肌。徐阳问她家地址她也不答,他只好把她带来酒店。

欧悦尴尬得恨不能遁地而逃。

说起来健身卡还是欧悦妈办的,她只来了一次就嫌累。欧悦怕浪费,乐颠颠地接了卡过来。当时几个教练围上来,问她要不要找私教,她环视一圈,手指指向脸最好看的徐阳。

她不止一次,悄悄盯着徐阳在速干衫下绷紧的腹肌轮廓扼腕叹息,为什么她身旁的男人就没有徐阳这样的身材?

欧悦失恋发酒疯吐了徐阳一身,过后她请徐阳吃饭当赔罪。

到地下停车场取车时,欧悦低头玩手机,差点被一辆后面开来的车蹭到。徐阳眼疾手快地拉了她一把。

虽然他很快放开,但他掌心温暖干燥的触觉,还是久久停留在欧悦的手臂皮肤上。

徐阳蹙眉说:“走路不能玩手机,快把手机放回包里。”

欧悦看着他的侧脸,突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。

过后,徐阳待欧悦跟从前并无任何不同,但欧悦却对他越来越有兴趣。从前她只艳羡徐阳的好身材,如今她渐渐发现徐阳就是一个宝藏男人。

他干净清爽,喜欢运动。从他的朋友圈里看,他还做得一手好菜,对女性也发自内心地尊重,跟她认识的男人都不一样。

02

经过半年多的相处,欧悦敏感地发现徐阳对她也有好感,她鼓起勇气主动追他。

徐阳惊喜过后又有些犹豫,说他比欧悦大十三岁,离异带娃。而她还是未婚。欧悦觉得只要两人相爱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恰好遇上一个自己喜欢又合适的男人多难得啊!错过才是真的遗憾。

欧悦问起徐阳的上一段婚姻。徐阳说,当初离婚的主要原因在他,那时他还不成熟,家庭责任心不足,没能妥善地转化单身和已婚的角色才导致离婚。

欧悦喜欢他这种不偏不倚的态度,她最瞧不起离婚后把责任都推给另一半的人。

两人在一起后,竟然相处得很和谐,恋爱的每一天似乎都充满了甜蜜。欧悦在徐阳面前很放松,什么都不用操心。有时她不高兴,徐阳会耐心地哄着她逗她笑。半夜她突然心血来潮想吃麻辣烫,徐阳也会爬起来给她煮。

欧悦的朋友都觉得不理解,她的工作、样貌、家境都不错,怎么就找了一个二手男人?

欧悦听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争辩说徐阳很好,比很多男人好太多太多。朋友笑道:“他再好也是二婚,你图他什么?难道这世上未婚的男人就没有一个能入得了你的眼?”

欧悦不服气。她啥也不缺,就非得图男人什么吗?为什么世人都喜欢用条件,来量化一个人的价值呢?

难道未婚女人就一定要找未婚男人?未婚男人能有徐阳这么宽容成熟吗?她身旁那些未婚的小男人,一个个自视甚高,脚跟还踩在尘世的泥地上,下巴快抬到九重天上去。

03

下班时,徐阳在楼下等欧悦,同事们探头探脑地打量他。

欧悦去上洗手间,听到两个平时跟她不对付的女同事,提及她的名字:“她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小时缺钙,长大缺爱吧。找个老男人多好啊!床/上当男人,床/下当爹哈哈!”

欧悦听得咬牙切齿。

欧悦早年没了爸,她妈也不同意她跟徐阳处对象,说天下男人又没死绝,为什么要找一个二婚老男人?别人说不定会以为她自身有缺陷,或者图那男人啥呢!再说当后妈有什么好?自己生的孩子都伺候得满头冒烟,更何况是别人生的?

旁人说得多了,欧悦也觉得自己找一个二婚男人吃亏了,时不时找茬闹一闹小脾气。徐阳抱着她叹气:“是我不好,我不该在认识你之前就结婚生子,你怨我是应该的。”

欧悦心里又有些歉意,徐阳有什么错呢?他从一开始交往就坦坦荡荡,将他的情况交代得一清二楚,是她自己执意一头栽下去。

徐阳带欧悦去见自己的父母,欧悦敏感地发觉他的父母虽然表面很热情,但眼睛里并没有多少笑意。

徐悦去上厕所时经过厨房,听到徐阳爸对徐阳说:“她年轻不定性,玩心重,能跟你好好过日子吗?能照顾好小宝吗?你看你鞍前马后伺候着她,哪里是找老婆,分明是找了个祖宗,我瞅着都累!”

欧悦没想到自己以为年轻的优势,在徐阳家人那里竟然变成了劣势。她一个未婚姑娘,跟一个二婚男人处对象,明明是她亏了啊!

欧悦对徐阳父母的印象打了折扣。

04

徐阳妈过生日时,徐阳带欧悦回去吃饭。偏撞上徐阳的前妻也过来送礼,徐阳妈拉着前儿媳的手问东问西,明眼人都看得出,她对前儿媳比对欧悦上心。

欧悦忍无可忍,愤而离场。场面一时有些僵,徐阳妈的脸色也非常难看。

徐阳追出来拉欧悦,欧悦狠狠甩开他:“你妈是故意的吧?她就是故意把你前妻喊来,让我难堪的!”

徐阳急急解释:“悦悦,你想多了。她妈跟我妈是多年的闺蜜,我妈把她当亲女儿看待,她是代她妈来送礼的。”

呵呵!还是青梅竹马的节奏?!

欧悦听不进去,她总觉得徐阳的前妻,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挑衅和嘲讽,反正让她感觉很不舒服。

徐阳说今天是他妈生日,恳求她看在他的份上跟他进去,不要闹脾气。

欧悦气得两眼瞪圆:“你竟然觉得我是在闹脾气?明明是你妈在给我脸色看,凭什么还要我低三下四去讨好她?”

相处以来所有的委屈,都在这一刻涌上心头,欧悦扭头便走。

晚上徐阳回来,疲累地揉揉太阳穴,凑过来哄欧悦。

欧悦气呼呼地说:“以后我不会再去你家,我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开心快乐的,不是为了委屈自己的。”

徐阳愕然:“你竟然是这么想的?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?我妈对你不够了解,你可以努力一点,让她明白你愿意跟我一起生活的决心,她就会接受你了。”

欧悦委屈地说:“我跟你在一起,什么都不图你的,凭什么还要我去讨好你的家人?你跟你前妻明明已经离婚了,为什么她还要来你家?难道你们不是藕断丝连吗?”

徐阳苦笑:“你问凭什么?那是我的家人啊!如果你真心爱我,为什么不能为我做出一点努力,跟他们好好相处?如果换作我这样对待你家人,你开心吗?”

欧悦说不出话来。她突然有些心虚,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有些神经过敏了。

05

过后,欧悦又因为徐阳的父母跟他争执了几次。

每一次徐阳都苦口婆心地劝她,说成年人的生活没有顺风顺水的。既然两个人相爱,就应该一起努力克服生活中的困难。作为晚辈,要主动积极去跟长辈处好关系,不能任性。搁在任何一个家庭都是这样的,总不可能当公婆的人来讨好媳妇。

他还说:“哎,当初我妈听说你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,就有点儿不满意,就是担心你在人情世故方面比较薄弱。但我还是觉得你有一颗善良的心,好好开导你,肯定能融入我们这个和谐的家庭的。”

欧悦被他说得无地自容,在他的牵线下,主动买了礼物跟他的父母道歉示好。

秋天里,徐阳的儿子因为感染肺炎住院,徐阳跟前妻轮流在医院守夜。

欧悦拎着果篮去医院看望孩子时,看到徐阳跟他的前妻守在病床边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孩子的病情,那种默契是她无法介入的,是专属于血缘纽带联结起来的圈子。

那个圈子里有他们一家三口,却没有她。

欧悦突然觉得很绝望,谁能忍受自己的男友有青梅竹马的爱人,并且离婚后还一直在生活中纠缠不断?

当夜徐阳对欧悦说:“悦悦,我知道你不开心,但前妻是我儿子的妈啊!我能跟她断绝关系吗?我是一个父亲,我得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着想啊!你也有母亲,你将来也会当母亲,你就不能设身处地为我想想吗?”

欧悦被说得哑口无言。

过了几天,欧悦又去医院看望徐阳的儿子,刚好那时徐阳出去打开水了。

孩子喝水时被呛着,又因为喉咙里有痰,咳得脸色紫涨喘不过气来。欧悦惊呆了,一时手脚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?

就在这时徐阳妈来了,她飞奔进来,尖着嗓子大喊医生。

医生护士过来后给孩子吸痰,欧悦被挤到一旁,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呆呆地站着。

过后,徐阳妈愠怒地指责欧悦:“你怎么回事?孩子咳成那样你还站着不动?就算你不会处理,难道也不会叫医生?”

欧悦也感觉自己刚才的反应傻透了,低着头不敢反驳,还是徐阳回来后才帮她解了围。

欧悦郁郁寡欢,徐阳开解她说:“悦悦,我妈只是担心孩子,一时心急情绪失控了。她对你没有恶意的,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06

医院事件过后,欧悦对徐阳妈打从心底发怵,压根儿不愿意跟她打交道。

徐阳也感觉到她的不开心,有一天给她捧来一堆购房广告单,说想买房跟她结婚。

欧悦顿时两眼放光。任何一个女人,听到喜欢的男人说要跟自己结婚,都会忍不住心底的欢喜。

她跟徐阳说她也攒了一些钱,如果买房的话她可以掏一半房款。徐阳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。

欧悦肯定地向他点头。她妈虽然离婚,但靠着打拼攒下一些家财,之前就给她买了一套小户型。如果真的结婚,她想把那套小户型卖了,跟徐阳凑钱买一套带有书房的大三房。

欧悦喜滋滋地翻阅着广告单,半晌后问:“还有其他的吗?这些户型和位置都不是我喜欢的。”

徐阳笑着说:“本市所有待售的学区房,都在这里了。”

欧悦脸上的笑僵住了,原来不是为了跟她结婚买房,而是为了方便他儿子读书才买房。买房的位置还只考虑他儿子的学位学区,压根儿不考虑她的喜好!

看到欧悦的表情,徐阳赶紧解释:“悦悦,小宝明年就上小学了,当父母的必须考虑学区。以后你就是他妈,你一定也想他能好好的吧。”

欧悦还是不高兴。

徐阳叹气道:“悦悦,在你心目中是怎么看待小宝的呢?你若是他亲妈,你会只考虑买自己喜欢的房子,不管孩子的前途吗?我妈本来就担心你待小宝不亲,我一直跟她保证你很善良,绝对不会对孩子不好。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。”

欧悦有些泄气了。如果小宝是她的孩子,她肯定是要一切以他为重的。或许她真的有些自私,总是无法敞开胸怀去接纳他的孩子和他的父母,总觉得哪儿都别扭。

半夜时,欧悦被楼上邻居那只乱蹦的狗吵醒,她一摸身旁,没有徐阳的身影。

她起床出去喝水,看到徐阳在阳台打电话。她凑过去偷听,徐阳妈的声音顺着夜风从话筒传到她的耳朵里:“你不是说她能出一半钱吗?那房子就尽量全款买,不要经过银行贷款,直接落户在小宝名下,以后谁也分不走。”

徐阳再三保证:“妈,我晓得呢。我会跟她好好沟通的,你放心吧。”

欧悦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,浑身发凉。

让她出一半钱买房子,房子却要落户在他儿子的名下?这么赤裸裸的算计,还要脸吗?

07

后半夜欧悦一直闭着眼装睡,她把她跟徐阳在一起后的点点滴滴都捋了一遍。她突然惊觉徐阳每次都借着开解她的机会,不停地给她灌输他的想法。

明明她年轻貌美,经济条件不错,跟其他人的关系也处得挺好。而他离异带娃,家人又爱找茬,可在一起后,他就是有本事让她觉得,是她高攀了他,是她不懂事需要他包容忍让,是她情商低不懂得跟长辈相处。

他总是打着为她好、指导她的幌子,表面上教导她,其实是先打压她,再故意勾起她内心对自己的罪恶感,让她误以为没处好关系是她的错,从而弱化她的自我意识和情绪需求。

他一步步地给她洗脑,一步步哄骗她妥协退让,从而达到掌控她的目的,让她每次遇事时都会习惯性自我怀疑,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?

她惊觉自从跟他在一起后,她就总是不开心,总是不停地退让,不停地讨好。可是她有什么义务,要为了别人不停地委屈自己?

不管跟朋友还是前男友相处,从前的她想的都是自己爽不爽,开不开心。谁特么让她受委屈,她就让他滚。

可如今,不管谁对谁错,一有事她就习惯性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总认为是自己的错。

这是多么可怕的精神PUA啊!

他瓦解了她的自信,让她越来越畏手畏脚,让她越来越离不开他。

想明白这点后,欧悦惊出一身冷汗。若不是跳出这段关系再来看待他的做法,她还发现不了他的险恶用心。

第二天,欧悦搬离了徐阳的家。

徐阳找过她几回,强压着火气指责她太幼稚,把感情当儿戏,说分手就分手。

欧悦冷笑道:“难道我要分手,还得跟你申请、得你批准?你离异带娃、挣得也不多,父母又啰嗦挑剔,而我年轻貌美家里有钱,我想不明白你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?”

徐阳脸色涨红,又发青。

他以为欧悦会像从前那样,生几天闷气就会主动来讲和。他先晾着她,到时再来“开解”她。

可他没想到,欧悦当着他的面就拉黑了他。

徐阳狠狠摔门而去。

欧悦疲累地瘫软在沙发上。她真心喜欢他,分手说不痛心是假的。但想到从此以后能摆脱他们一家人,她又觉得心情也不是那么糟了。现在分手,好过结婚后被他们一家人持续性洗脑。

年轻无畏,以为爱就是一切,差点着了这种男人的道。一个总是逼她妥协的男人,一段总是让她难过的感情,都应该马上丢弃。

往后她一定要擦亮眼睛,找一个能真心理解自己、欣赏自己的伴侣。

- END -

舟山市定海绿城合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昌国街道文化路105-13号